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圣陶佳作

张家祯《长调长》

发表日期:2019-03-26 作者:本站编辑


长  调  长

作者:张家祯

指导老师: 刘博

西安市铁一中学

 

塞北的风呼呼地刮着,寒风呼号伴随朔雪飞扬,纷纷扬扬的大雪中,一人挺立在远方的雪丘上。他的头上、眉毛上、眼睫毛上都积满了厚厚的冰霜,他的睫毛颤抖着,双手伸出呈拥抱状,长叹一声,嘴中念念有词:“长生天,腾格里,又是一年冬天喽……  

草原的盛夏

草原的七月是桑图最喜欢的季节,几朵淡紫色的“碗碗花”掩映在盎然的草丛里,每次发现它们都能让桑图激动好久。他也喜欢帮额吉去供销社买东西,因为路上牧民们悠扬的长调声常听得他心旷神怡。草原上寂寞,偶尔桑图放羊的时候,就静静地躺在地上,哼着自编的长调,他的童音太稚嫩唱不出长调的绵延悠长,可不知怎么,桑图总觉着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引导着他,让他借长调吐出胸中积攒的寂寞。

桑图把时光唱出了九月。

草原上的草渐渐发黄了,在阳光的照耀下,就有了金灿灿的颜色。那个清晨,桑图就是在这一片烂漫金光中,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沉郁的长调声,那声音悲怆而有力,藏着无限哀意。

桑图在歌声的指引下,翻过一座座草丘,终于在霞光中找到了那个深情歌唱的身影,那一刻,带着难以言表的激动与喜悦,他泪流满面。

傍晚回家,额吉责备桑图丢了两只羊,桑图不语,只是红着脸扭扭捏捏地问额吉:“额吉,我以后可不可以跟着巴勒音师傅学长调?”

“ 巴勒音?”额吉回味了一下这个草原上远近闻名的名字,怔怔地盯着桑图那双澄澈的眼眸,喃喃道:“是啊,长调可是蒙古人献给草原的礼物。”

今昔

酒店经理有些气急败坏地跟着桑图走出包厢,看他脱下那身不伦不类地长袍:“你怎么还是死性不改?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叫你改唱短调,现在来咱们草原旅游的,多来自冬蒙的农区,他们又听不惯长调,说你长调像狼嗥”

桑图不语,默默地蹲下身子,半晌,他抱起头,带着痛苦的哽咽:“没有草原,没有长调,我们还剩了什么”

经理一愣,叹了口气眼光中便带了些不忍:“不管怎样,你还得仔细想想,毕竟,你的孩子还得靠你养活。”

五十年前,建设兵团开着几辆拖拉机,带着铁锨来到草原;五十年后兵团离开,除了一片日益沙化的荒地和几排破旧的大瓦房外,什么也没有留下。跟着巴勒音师傅学了十几年长调,在草原上已小有名气的桑图也不得不离开家乡,到草原的一个小镇上,靠给酒店的食客唱歌谋生。

十年间,他再未回过家乡。

又是一年冬

 离开家后第十一年的冬天,桑图决定回家乡看看,师傅早已被草原伤了心,搬到远方的大城市去了,额吉他也走了,灵魂寄托给了腾格里。桑图却在这个他本以为已毫无牵挂的地方,坐了一个下午,直到腾格里开始下雪。


又是一年冬,雪色茫茫,仿佛在寒风中埋葬了一切。

画外音:“只有让草原上的鲜花年年开放,才能让长调有世世代  代歌唱的对象。”作为一个在内蒙古长大的孩子,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特别好。要想在哀士的狂澜中力挽长调文化于不倒,这或许很难,我们知道任重而道远,但是,我们不怕。

 

 作者简介:

张家祯,就读于西安铁一中学。敏慧细腻、开朗文静、善于思考,喜爱阅读、写作和音乐等。曾获第26届“金狮贵宾会,金狮贵宾会登录网址”全国中小学生新作文大赛高中组陕西赛区一等奖、第26届“金狮贵宾会,金狮贵宾会登录网址”全国中小学生新作文大赛高中组全国总决赛一等奖

指导老师简介:

刘博,西安铁一中学语文老师,从教15年,一直扎根教学一线,创新作文特约编委,指导学生在各级各类期刊杂志上发表文章百余篇,致力于高考作文研究,其生高考作文五十分以上占比百分之九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