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圣陶佳作

胡润庭《田》

发表日期:2019-03-26 作者:本站编辑


 田

作者:胡润庭

指导老师:李静

陕西省西安市铁一中分校


“明明,明明,明明——”老田立在田野边,望着金黄色的麦田,把手贴在嘴边,向外张开作喇叭状。一声声来自乡下人的浑厚声音,伴着几分急切和凉飕飕的风飘荡在原野,震出层层回音。而麦田依旧随风起伏,麦子浅灰色的阴影像蜡烛的火苗儿一样在这金色的海洋中,一闪一闪的。

“哎,这孩子……”老田慌张地扑入这金灿灿的河流中,任麦穗在两边刮蹭着自己的双颊,怪痒痒的,却如暖流一般涌入身上每一寸皮肤,让他厚实的关节开始酥软起来。

当天黄昏,老田终于在麦田的深处找到了熟睡的儿子。儿子睡得很沉,脸红扑扑的。老田叹了口气,抱起明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了麦田……

那都是过去。如今七十多岁的老田正坐在田埂上,倚个锄头,美滋滋地想。这时候,一只冰手搭在了老田的肩上。“爸,你到底搬不搬?”站在身后的年轻人不耐烦地问。“不搬!”老田转过头,用那种坚决的眼光盯着田明。“搬了可以领补贴,我都跟开发商谈好了要推了这块破田,要建房的……”“你跟我商量好了吗?”老田丢下锄头,站起身来。年轻人叹了口气,气急败坏地走进了面包车,“嘭”一声关了车门,随着一声发动机的轰鸣,车开了出去。呼啸的风中只剩下老田的田和夕阳下老田孤零零的身影。他在那站了很久,直至红黄交替的黄昏变成黑夜。他决定今儿不回去了。老田拿起了旱烟,一口一口儿狠劲地抽……

推土车开过来了。艳阳下,田明得胜似地站在推土车旁。一声轰鸣,推土车开始向田地推进了。那冰冷的铁推子,那笨重的车身,向麦田进军。村民们都过来看。

当第一株麦苗被折断时,田明突然看见一个颤巍巍的身影竟从旁边钻了出来,直直的站在推土车前,两手护着身后的麦子。田明忙令推土车停止前进,走上前一看,护着田的,正是他的父亲老田。

“爹!你就不能不添乱吗?”他推了推老田的身子,而老田竟像樽罗汉一般站在那儿,一声不吭。“你,你,爹,你怎么这么固执!你看别人,哪个不是推了田去城里工作的?啊?你连这么大笔钱都不要了,你想干什么?你就不能配合一下?”“有些事情我可以支持,而有些事情我坚决不干!你不把你当姓‘田’的看,我却把我自己当姓田的看——这田,是你祖宗留下的,今儿就算你给多少钱,我也誓死不推了这田!乡下人不仅靠田吃饭,也靠田支持自己,靠田造就幸福!我老田就爱这田里的味儿,就爱这麦子。这种爱就足以让我把田传下去,留下来!”

“孩子,爹知道盖楼能挣钱。但再多钱有什么用?没了田,乡下人就没了家,没了情,没了命根子——孩子,你不记得你小时候与我在田里捉迷藏吗?如今,没了这田,就没了过去那些事儿……”

老田站在田里,这么敦实强壮的乡下汉子,在那风中,竟不禁老泪纵横……

田明的脸上,怒气全消了,看见父亲流泪,他竟开始感到心酸起来——父亲用了一辈子铁锄头,翻了多少亩地,种了多少亩田。他这推子推过去的,不仅是麦子,更有父亲的心,那种坚守,那种传承和那种朴实与平凡……

他望着满是泥土的推土车,挥了挥手,示意它撤离。转过身去,他喊了声“爹”,无力地扑进父亲的怀里。父子俩紧紧相拥,像多少年前在麦田里一样……

麦子终于要丰收了。金灿灿的麦子,在阳光的照耀下,散发出一种温暖的清香。田明一踏进田里,便深切地感到这土地的温暖。他挽起袖子,挥起镰刀,向麦田深处行进。不一会儿,他便挥汗如雨。老田走过来,看他割完的一捆捆麦子,笑着说:“不错,不错……”

这时要问田明:“你为什么种田?”他会笑笑说:“可别忘了,我姓田。”

 

作者简介

胡润庭,14岁,现就读于西安市铁一中分校。性格开朗,风趣幽默。兴趣爱好广泛,喜爱写作、书法、象棋、音乐、篮球等。

2015年被评为“市级三好学生”,2016至2018年多次被评为“校级三好学生”、2015年作文在第五届《故事作文》杯“父母教会我”征文大赛中获得特等奖、2017年荣获经典诵读比赛初中组一等奖、2018年被评为“西安市优秀书法少年”、2018年因学业拔尖突出获得“拔尖人才奖学金”、第26届“金狮贵宾会,金狮贵宾会登录网址”全国中小学生新作文大赛全国总决赛初中组一等奖。

 

指导老师简介

  李静,中学语文一级教师。从事教育工作17年,一向担任语文教学工作。曾获全国现场观摩课一等奖,市“教学能手”和区“优秀青年”等称号。撰写的论文,主持参与的课题多次获国家、省、市级一、二等奖。